【0490】幸福像花儿一样【大结局】
作者:秦少游 更新:2020-01-24

不容易摆脱了日本人的追击,一行五人终于回到了

任务完成了,终于安全了,五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快艇刚一靠岸,两名特工便护送翡翠马回国安八处交差,而影子跟黎菁菁则护送陈枫去协和医院救治。

天还没有亮,但因为国安方面的出面交涉,陈枫被送到协和医院进行特别救治。不得不承认,受到特别关照之后,省去了很多麻烦,连挂号等等手续都给免了,待遇几乎不下于中央领导级别。

对于那些有名的医生和评论很好的护士,却是倒了大霉一般,一个个被院长亲自打电话,从香甜的睡梦中吵醒了,告别了跟周公女儿儿子的约会,急忙驱车赶往医院,

看着被推进病房的陈枫,犹豫再三,影子还是通知了其他众女。

正在睡梦中的众女,一听到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特别是凌欣然有孕在身,受不得刺激,当时就晕倒了。

众女带着凌欣然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协和医院,看到的却只是在急救室门口转来转去的影子跟黎菁菁。

因为事情已经结束了,对于众女,黎菁菁也不作任何隐瞒,将事情的大致情况跟她们简单的解释了一遍,也把陈枫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的事实跟众女说了,说到最后更是泣不成声。

当然,对于黎菁菁跟陈枫之间的事情,凌嫣然早就跟众女讲过了,遇到现在这个事情,众女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是陈枫自己地选择,她们不能将这一切推到黎菁菁头上。现在,众女唯一牵挂地就是陈枫,只盼他能够平安无事。

急救室外。十个美女排成了一行。心急如焚地转来转去。倒是给协和医院形成了一道靓丽地风景线。同时。也让匆匆路过地医生护士很是吃惊。搞不懂。这急救室里面地到底是何方神圣。不但能得到上级如此关系。而且还惹得这么多美女为他牵肠挂肚。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了。才过去了两个小时。但在众女心中却像是过了几个漫长地世纪一般。

“滴!”一声响起。终于。急救室外地红灯灭了。绿灯亮了起来。经历了五个多小时地抢救。七八个资深地专家医生。从急救室出来了。

一个病床在前面。有两个护士推着。陈枫则是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脸上苍白一片。似是死了一般。

众女围上去看了几眼。唤了几声。却不见有丝毫动作。

看到当先出来地那个主治医生。正在摘除脸上地口罩和手上地手套。沐晚晴第一个扑了上去。紧紧地抓住他地胳膊。道:“医生。他怎么样了?”

那个医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扫了众女一圈,缓缓的摇了摇头,才慢吞吞的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情况很不容乐观,受到爆炸的撞击,内脏严重受损。估计……”

“估计什么?你们一定要救救他,求你们,一定要,一定要……”众女一听到主治医生地话,一个个都像是疯了一般,扑过来围着他,死活都不肯放开。

那个主治医生一声苦笑,却是无论如何都拨不开众女抓着他的手,其他几个专家跟护士也忙过来劝说凌嫣然一众人。

其中一个满头白发地一声长叹一声,苦涩的道:“各位女士,我们,我们实在是尽力了。上面下了死命令,要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救治这位先生。只是,只是他受地伤实在太严重。我们,我们真的束手无策……”

“难道,难道他真地就没救了……”凌欣然脸色苍白,自言自语的轻轻呢喃了一句,昏倒在地。

“小姐,小姐……”一名护士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凌欣然,并喊了几个姐妹,一起将凌欣然扶进急救室。

“小然,小然,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唬姐姐啊……”凌嫣然哭喊着抓着凌欣然,一起跟了进去。

看着众女伤心的样子,那名满头白发的医生很是不忍,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本分,但总是要面对生离死别的。说实话,固然是让病人跟家属都很难过,但是说假话,却又只能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

看重女死去活来的难受,他终于咬了咬牙,决定说一个善意的谎言,“各位,我想,其实,病人也不是完全没救……”

“是吗,医生,您说真的?您没有骗我们?”一听医生这么说,众女立刻又有种峰回路转的激动。

“你……”那名主治医生一听那个满头白发的医生这么说,本想阻拦他,但是想想他也是为了这些病人家属心里能好过一点,而且,不排除有奇迹出现的可能性,张了张嘴,便又默默的闭上了嘴,终是没说一句。

那名满头白发的医生轻轻地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将手套跟口罩递给一边的助手,轻轻的开口,道:“我说的是事实!病人却是不是完全没救,但是,这不是我们医生所能帮到他的,这得靠你们,也得看病人个人的求生意志。如果你们能让他充满求生的**,那他求生的意志就非常强烈,或许可以度过这个难关……”

“医生,您的意思是?”陈枫在生死边缘已经走过几次,白狐也已经见识了三次了,这是第四次,听医生这么一说,她倒先是恢复了冷静。

白发医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病人现在虽然是昏迷不醒,但是却还是有一定的意识的,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他还是能感知的。如果,你们能在他旁边说起一些让他刻骨铭心的事情,能激发他求生的意志,那他就会靠自身地坚强意志度过难关……”

“哦,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白狐忙匆匆地点了点头,便跟众女一起进入了观察室。

“常医生,你何苦呢?你明知道那个人根本就是没救了,你又这样说,实在是……”见众女都离去,另外一个戴眼镜的医生叹了一口气。

“魏医生,我们尽人事,听天命。至于病人能不能渡过难关,靠他自己了。希望会有奇迹吧……”白发一声摇了摇头,便蹒跚的离开了。

****************************************************************

病房里,众女都围在陈枫跟前,一个个都轻轻地抓着他的胳膊,在他耳边诉说着他们以前的点点滴滴。

白狐一脸的泪水,完全不像一个杀手:“枫,你

吗,七年前你就跟我说过,等我下定了决心,你就人的生活。现在我们已经过上了平生活,你睁开眼睛看看,看看啊……”

影子抓着他的手:“枫,你答应过我的,让我做一个平凡快乐的女人,跟你一起生很多可爱地小宝宝,你醒醒啊……”

杜婉华哭成了一个泪人儿,趴在陈枫胳膊上泣不成声:“混蛋,你答应我爸爸会照顾我一辈子,让我幸福快乐的,你躺在这里算什么,你赶快醒来啊……”

欧阳佳佳抱着孩子靠在陈枫身边,哽咽着道:“老公,你快醒醒啊,醒醒啊!我们地小枫马上就会喊爸爸了,他想你抱抱他,喊你爸爸,让你好好地疼爱他,你听听,你听听啊……”

林菲哭得最凶,抱着陈枫的胳膊,泪水都打湿了被子:“陈大哥,你起来啊,快起来啊?你答应过我会让我一辈子幸福快乐的,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再开最后一场演唱会,向全世界宣布,退出娱乐圈,做你的小女人。你醒醒啊……”

凌欣然也已经醒转过来,被凌嫣然搀扶着走了过来,她轻轻的伏在陈枫身边,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哭着道:“老公,你醒醒啊。你看看,我们地宝宝很快就要出生了,他不能没有爸爸啊,你醒醒,醒醒啊……”

……

众女哭闹成一团,但陈枫却是丝毫都不见起色。

等到下午一点的时候,心电仪“”地一响,众女脸色一变,连看都不敢去看,赶紧喊来了医生。

那名主治医生很快就赶来了,先是看了看心电仪上面的心电图,然后又查看了一下陈枫地身体,翻开他的眼皮用手电筒照了照,又撑开他地嘴巴,用~子夹出他的舌头瞅了瞅,将他身体从头到尾检查了个遍。

做完这一切,那个医生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过脸上却还是有些忧色,淡淡道:“谢天谢地,病人总算是度过难关了。现在,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真的?他真的没事了?”黎菁菁很是兴奋。

毕竟,陈枫现在搞成这样,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如果不是她举荐陈枫,如果不是陈枫要保护她,那现在陈枫也不用躺在这里,而她说不定已经在烈士公园占了一个位置了。现在听医生说陈枫这条命保住了,她心里一下子乐开了花,比她自己当年第一次升职更快乐。

“是啊,医生,既然没事了,为什么,他现在还不醒来啊?”凌欣然焦急的问了一句。

医生眼睛微微一闭,然后又慢慢睁开,摇了摇头道:“病人的伤势是得到了控制,已经度过了难关。只是,他现在这个样子,或许……”

“或许怎么样?”白狐紧紧的抓着医生的胳膊。

“或许会永远醒不过来,变成一个植物人!”

啪!又是一个晴天霹雳。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沐晚晴摇着头,喃喃道。

“你们好好照顾他吧,就像今天这样,或许,还会有奇迹的……”医生叹了一口气,离开了病房。

“对!奇迹,一定会有奇迹的……”众女纷纷点头,坚定的咬了咬牙。

******************************************************************

两年过去了,陈枫依旧躺在床上,不过不是躺在医院,而是躺在一座别墅了。

这是一处风景优美、气候合宜的海岛。因为家里女人多了,而且陈枫需要静养休息,所以,大家伙一起商量决定,在南沙群岛买了一座小岛,将那里建成一个典雅别致地海上别院,一众人全部都搬在岛上住。

在过去地两年里面,腾龙集团已经再次重组,江氏集团并入了腾龙集团,因为有杜婉华,凌嫣然等众女齐心协力的努力工作,至此腾龙集团已经成为BJ市第一,乃至全国排名第一的大集团。

林菲慢慢的淡出娱乐圈,基本上很少接戏唱歌,把所有的时间都腾出来,开始向凌嫣然杜婉华等人学习经商,帮忙运作集团,她在尽她自己的努力,来帮助管理腾龙集团。并且,她也已经决定,等陈枫醒过来之后,她就向外界宣布息影退出娱乐圈,告诉所有的粉丝,她要嫁人了,要嫁给那个跟她曾经绯闻满天飞地不是表哥的表哥。

黎菁菁经历了那些事情,也从警队辞职了。她已经深深的爱上了陈枫,决定跟他在一起,不管他会不会醒过来。于是,她也住到了这个小岛,跟众女一起学习管理公司,而且,众女对她也并没有怨恨,都是欣然地接受了她,这让她有些欣喜若狂。

江雨兮大学毕业了,毕业之后,也进入了腾龙集团,不过是从最底层开始学习,她也想帮着大伙一起打理公司。她心中还有一个秘密,她希望陈枫赶紧醒过来,让她做他真正的女人。而在此期间,杨伟那个家伙死性不改,又来纠缠她,于是,新仇旧恨一起算,影子给了他很重地教训,让他变成了白痴加太监。

值得高兴的是,在此期间,凌欣然诞下一个可爱地大胖小子。而沐晚晴、杜婉华、影子、白狐、凌嫣然、林菲,也都在陈枫出事前怀孕了,分别诞下两个男孩,四个女孩。于是,加上原来的两个孩子,一大家子又多了六个孩子,倒也是其乐融融。

但欣喜之余,大家一个个都是心事重重,因为两年过去了,陈枫依然是丝毫不见起色。但是她们并没有放弃,依然每天晚上轮流守候在陈枫身边照顾他。

这一夜,轮到江雨兮守夜了。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先替陈枫将全身擦了个遍,然后才帮他捏好被子,絮絮叨叨的诉说两人之间的事情。

“枫哥哥,你知道么?其实,我第一次在夜市上看见你的时候,我觉得你这个人有点讨厌,竟然为了几十块钱跟我耍脾气,而且,还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这让我很是恼火。人家可是人大的校花耶,你不给人家一点面子……”

“可是在你跟杨伟那个家伙赛车并赢了他之后,见识到你精湛地车技,我对你产生了浓重的好奇心。于是,不知不觉间,我脑中总是浮出你地样子来。慢慢的,只要见不到你,不跟你通电话,我就感到很寂寞,像是少了什么东西。后来,我才知道,这种感觉就是爱……”

“那一次,我过生日,我根本就没有喝醉。

你有女朋友地,但是,我却止不住的喜欢你,所以,在你身边。那天晚上,我们其实什么也没有做过。但是,我现在却后悔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过。求求你,赶快醒来啊,让我做你真正地女人,给你生宝宝……”

江雨兮正说着,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自己,不过身边除了陈枫根本没有其他人,她便摇了摇头,只当自己产生了幻觉,接着又道:“枫哥哥,你赶快醒来啊。你知不知道,嫣然姐姐她们很辛苦的?为了你,她们不光每天日理万机,要去处理集团的事情,而且,还要轮流守夜来照顾你……”

“还有,我要告诉你几个好消息呢。你创办的腾龙集团,现在已经成为国内第一大集团公司,而且,生意都已经扩展到海外,经营多项生意。另外,晚晴姐姐,婉华姐姐,影姐姐,白姐姐,菲菲姐,嫣然姐,她们都为你生下了孩子,现在一个个都开口说话了,今天,他们会喊爸爸了……”

一滴热热的水滴沾在了江雨兮地胳膊上,她猛地感觉到不对了。一抬头,却看见陈枫地眼角一行淡淡的泪水,正顺着脸颊滑落。

“枫哥哥,枫哥哥,你能听见我说话啊?”江雨兮很是兴奋,激动的摇了摇陈枫的身子,“枫哥哥,枫哥哥……嫣然姐,白姐姐,影姐姐,快来啊,枫哥哥有反应了……”

随着江雨兮一声大喊,众女都顾不得换衣服,一个个穿着睡衣,衣衫不整的出现在了陈枫的房间,将整张床围满了。

看到陈枫眼角的泪水,她们知道,江雨兮没有骗他们,那个医生也说得没错,真地,真的有奇迹发生了。

“老公,你醒醒,醒醒……”终于不由分说,一个个扯着陈枫的身子,摇个不停。

陈枫的眼睫毛微微颤抖着,好大一会,眼皮才缓缓地睁开,眼珠子左右动了动,才动了动嘴巴:“别,别摇了。再摇,我就散了……”

“醒啦,醒啦!真的醒啦,我没有做梦……”众女激动万分,将陈枫从床上拉起来,让他坐着,一个个兴奋地抱着他地脖子,在他脸上亲个不停。

许久之后,众女才停了下来,但依旧你一言我一句,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

陈枫静静地望着众女开心的模样,许久都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但是,他确定绝对是很长的时间。而且,每天,他都能感觉到自己身边有女子喃喃的声音,在向他絮絮叨叨的诉说着身边地事情,有以前发生的,还有自己沉睡地日子里发生的。

他知道,自己沉睡地日子里,所有的女人都为自己牵肠挂肚。她们一个个都像是变成了机器人,生活很是规律,公司——孩子——自己,总是在这三者之间徘徊不停。他们用稚嫩地双肩扛起了腾龙集团的所有责任,一切都只为替他打理好一切,等着他醒来,等着他继续傲视天下。

他很庆幸自己有这样一帮好女人,在自己危难的时刻,并没有离弃自己,而是细心的守候在自己身边,悉心的照料自己,帮自己做好一切,等着自己醒来。

想着所有的女人为自己做的一切,默默的付出的青春,陈枫不由又感动得流下了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自命很坚强,但是面对这些女人的柔情,他的铁血早已被融化,百炼钢化成了绕指柔。

陈枫并不怕自己的女人看到自己落下眼泪,他将所有的女人一个个搂在怀里,轻轻的抹了抹她们脸上因激动和兴奋而流下的泪水,温柔的道:“你们受苦了,我爱你们……”

很简单、很朴实的话,一句安慰,一句我爱你们,让所有女人心里都乐开了花。这是她们所期待的,苦苦等了两年,虽然说时间久了一点,但是,这一切,都已经值了,心爱的男人发出了心底的呼喊。

看着众女一个个感动莫名,陈枫扭了扭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抬起手来摸了摸鼻子,道:“那个,好像,我又多了几个儿子女儿吧?”

“恩!”众女一听陈枫这话,立时又激动了,“宝宝今天已经开始开始学说话了,而且,会喊爸爸了……”

“这简直太好了……”陈枫淡淡一笑,忽然转过头,看着江雨兮,眨了眨眼睛道:“我刚才好像听见某个人跟我说,她过生日那天晚上根本就没有跟我发生过什么,而是骗了我。是不是啊?那看起来,今天,是不是要给我补个洞房花烛啊……”

此时陈枫才想通,难怪江雨兮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每次要做那种事的时候,总是躲躲闪闪的。而且,在众女都疯狂的拉着他要造人的时候,她却是一个人偷偷的躲在一边,从来都不曾参与,原来是这么个缘故,两人根本还没有捅破那层膜。

“哎呀,枫哥哥,你坏死了,你怎么能当着众位姐姐的面说这种话呢……”江雨兮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低着头躲到一边。

“菁菁,愣着干什么啊,赶快过来啊?”凌嫣然朝着站在一边的黎菁菁挥了挥手。

“我……”黎菁菁站在那里,无措地看着陈枫,捏着衣角,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枫这才抬起头来,笑看着黎菁菁,张开双臂,道:“怎么啦,菁菁,是不是很感动啊?是不是也想靠在我怀里,做我地老婆啊?”

“嗯……”黎菁菁轻轻的应了一声,便扑进了陈枫的怀里。

“对了,现在什么时间了?”陈枫眼珠子转了转。

“九月十六!怎么啦?”欧阳佳佳应了一句。她有点不解,陈枫为什么刚醒过来不问时间,现在才问。

“九月十六,太好啦!”陈枫忽然笑了笑,抛出了一个炸弹。“告诉大家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决定,用半个月时间去筹备,国庆节那天,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爱你们,要你们都坐我的新娘子……”

说完之后,陈枫又想起了什么,忙补充了一句:“对了,到时候,狂风,二狗,阿龙,他们也都要一起结婚……”

“什么?这个,这个可以吗?”黎菁菁不由惑的望着陈枫。

“嘻嘻,你忘记啦?我可是跟你说过,我曾经敲诈了那个龙处一笔。”陈枫神秘地一笑。

“你的意思,难道说?”黎菁菁不敢置信的看着陈枫。

众女也是一头茫然,全部都看着陈枫,等着他揭晓答案。

去日本执行任务,跟他有交换条件的。我答应他拿而他,要帮我给你们每一个人都办一个合法地结婚证书。到时候,你们都是我合法的老婆……”陈枫笑了笑,终于解开了谜底。

“老公,太棒了!”林菲扑过来在陈枫脸上重重地吻一下。

“那可不是……”陈枫讪讪一笑,摸了摸脸颊,卖牌道:“我答应过你们的么,要让你们都幸福快乐,让你们都堂堂正正的做我的老婆。否则,我才不会傻到去替他办事呢……”

“老公,你真傻!你知道我们的心意的,何必为了那个一个虚幻形式地东西去受这么大折腾呢?害我们白白担心,苦苦守候了两年……”杜婉华幽怨的望了陈枫一眼,但脸上却是遮不住地关怀和安慰。

“真是的!其实有没有那个证书,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只要我们能跟你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永远幸福快乐,那比什么都好……”凌欣然温柔的拉着陈枫地手。

“是啊!下次可不许这么冒险了,凡事都要为我们着想。而且,现在,你不光有我们,还有这么一大群宝宝……”欧阳佳佳的话虽然听起来很是不满,但却依然满脸的柔情蜜意。

“嘿嘿,各位老婆大人,我知道错了。不过,为了完成我对你们的承诺,让你们都能、直起腰杆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陈枫嘻嘻一笑,不过看到众女一个个都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自己,忙又补充道:“那个,以后,以后绝对不会有这么惊险的事情发生。我一定会安安分分的跟各位老婆快乐的生活……”

“这次阿是一个合格的老公!”白狐很是体谅陈枫,看看时间,都已经凌晨了,便站了起来。“好啦,老公刚醒来,让他多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接着说……”

“恩!对……”众女纷纷应和着站了起来。

“也好,等明天,我们再去找龙处,让他将结婚证给我们全都弄齐了!”陈枫也点了点头,却又眼珠子转了转,嬉笑着道:“那今天晚上,你们哪位陪我啊?”

众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眼睛都不由定格在江雨兮身上。

江雨兮一看众女的目光,不由摆着手,头摇的像波浪鼓,“啊?不行,我不行……”

众女又将目光转到黎菁菁身上,搞得黎菁菁也是害羞得向后躲,“我,不行,还是你们,你们……”

众女都是嘻嘻一笑,将江雨兮跟黎菁菁推上了床,暧昧的道:“我们都有的是时间,而且,我们可都是已经有了宝宝了,现在就差你们两个人,所以,今天晚上就你们俩了……”

门轻轻的掩上了,众女都离开了,就只剩下江雨兮跟黎菁菁两个人跟陈枫在一起了。

陈枫嘻嘻一笑,伸手将黎菁菁搂进怀里,贴在她耳边道:“菁菁,那次因为莫东的缘故,是个意外。今天,你是不是要热情的配合一点,乖乖的做我的老婆啊?”

“呸!不害羞,雨兮还在呢……”黎菁菁脸红了红,偷偷的瞄了一眼江雨兮。在别的女人面前,被陈枫搂在怀里,而且那只作怪的大手还在她胸前的一点嫣红上揉搓,她羞得是无地自容。

“嘻嘻,这有什么怕的?你们都是我的老婆,难道还不能坦诚相见啊?再说了,为了你,我可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爱,你还要害羞……”陈枫笑了笑,夹着她胸前那颗蓓蕾的手指稍微用了点力。

“嗯……”被陈枫的大手一摸,黎菁菁感觉浑身痒痒的,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般,轻轻呻吟了一声,靠在陈枫怀里不说话了。

陈枫这时才回过头,伸出右手又将江雨兮揽进怀里,在她耳边轻轻一吻,笑道“雨兮,你说,那天你骗了我。可怜我还不知道,被你整整蒙在鼓里三年多了,你说是不是该补偿我一下?”

“好啦!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啦。反正,我注定是你的人……”江雨兮小声的应了一句,不过不待陈枫高兴,却又很煞风景的补了一句,道:“只是,你才刚刚醒过来,我根菁菁姐姐,你,你恐怕吃不消吧……”

“我吃不消?”陈枫差点晕倒。

男人最忌讳女人说他不行,也最忌讳在女人面前败下阵来。

于是,江雨兮的一句话激发了陈枫两年多的**,他邪邪一下,一把扯下江雨兮身上的衣服,道:“今天,我倒是要你们看看,到底是谁吃不消。”

“啊……”随着江雨兮一声大喊,陈枫几乎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两年的昏迷,一直都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一旦爆发,根本就没时间去做前戏。

不出一会工夫,陈枫便从江雨兮身上爬了起来,又压在了黎菁菁身上,继续开始他的狂风暴雨式进攻。

一时间,风声,雨声,呻吟声,声声入耳……

【蛇足】(为求十全十美,小秦画蛇添足了。不喜欢的,可以到此为止。)

第二天,众女齐聚在客厅,只待跟陈枫一起出发,去找龙处办理结婚证,却惟独差了凌嫣然一个人。

陈枫不由转来转去,叹气道:“嫣然这是干什么去了,明知道今天有大事的嘛……”

“来啦,来啦,嫣然姐来啦……”随着江雨兮一声喊,凌嫣然从门外进来了。

凌嫣然进来了,只不过,她后面却跟着一个女人。

“嫣然,你这是……”陈枫本想说道凌嫣然几句,忽然抬头看到凌嫣然身后的女子,不由愣住了,转瞬即又开口道:“晓敏,你这是……”

凌嫣然轻轻一笑,将孙晓敏拉到陈枫跟前,道:“我都没想到,你这个家伙竟然假装别人男朋友扮演上瘾了。结果,你假装晓敏的男朋友,却把人家的心偷走了。

现在,我把人带来了,是不是跟我们一起去,你自己看着吧……”

说完,又叹了一口气道:“哎,想不到啊。我们一大群人都要跟着这个花心的家伙,现在,居然还要再帮他拉一个美女回家……”

陈枫忙笑着道:“不好意思,这绝对是最后一个,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凌嫣然嘻嘻一笑,转过头推了推孙晓敏,道:“晓敏,你可是听到了,大色狼同意啦……”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