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完)
作者:灭世天使 更新:2020-01-20

升月落,斗转星移,时光飞逝,从魔族大举入侵那一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迷梦森林的地下基地,沉睡着一个清秀得如同女孩子似的蓝发少年。

在经过长达两个月的沉睡之后,费文终于苏醒了。

莉沙感应到费文的生命讯号变得强烈,取消了基地的防御指令,屋顶缓缓敞开,出通往地面的天井,满天星斗倾泻下来,室内顿时明亮了很多。

费文站起来活动手脚,重新习惯经过彻底改造的身体。现在的他,已经融合时雨等人的全部力量,如果还按照从前的习惯发力,很可能给基地造成大破坏。

费文发现四周静悄悄,一个人也没有,疑惑的自言自语:“奇怪,红莲和百合去哪儿了?”

莉沙笑着答道:“费文啊,你是不是睡傻了,红莲和百合已经融入你的身体,当然不会出现了。”

费文恍然大悟,感激的说:“莉沙,谢谢妳帮助我这么多,现在我要离开了,假如我能活着完成使命,一定会回来定居的。”

莉沙说:“我当然欢迎你随时回来,说真的,除了这里,目前的世界已经很难找到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了。你对未来,有什么计划吗?”

费文眼圈一红,嗓音低沉的说:“首先要报仇!我要消灭占领灭核、带来天灾的魔族入侵者,在那之后,我还要向清光挑战,了结毁灭者之间的宿命。如果在那以后我还活着,就要去寻找亲人和朋友,父亲、母亲和里欧……哪怕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他们。”

莉沙沉默了片刻,叹息道:“仇恨啊仇恨,多少悲剧假汝之名而行。”

费文愤懑地反问:“妳不希望我报仇?”

“我没有那种权利,而且你知道,我本来就是旧世界的科学家们怀着对敌对国家的仇恨创造出来的杀人兵器啊……理智告诉我冤冤相报是没有好结果的,旧世界的毁灭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可是,人的感情一冲动起来,是不会考虑后果的,因此我理解你地心情。却无法切身体会那种仇恨的情绪。因为,我毕竟是机器,毕竟没有名为感情的神经啊!”

费文说:“莉沙,妳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冲动好斗的人。我要报仇,是因为这笔血债不仅仅关系到我地家人,更是全人类冤魂的呼唤,如果不让魔族受到报应。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去吧,无论你走上怎样的道路,我都会支持你地。”莉沙温柔的说:“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在行动之前做出一个可行的计划。否则单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哪怕再强。也需要花费很多很多地时间和精力才能达到目的。”

费文问:“妳能帮助我吗?莉沙,妳的智慧是我们人类无法企及地。也许妳能帮我制定一个高效率地复仇计划。”

莉沙说:“在你沉睡地日子里,我就在计算这个事情,而且得到了完美的解答。利用『希望卫星』上地武器,你可以在一秒钟之内摧毁整个魔族基地。”

费文犹豫的问:“妳是说太阳能聚光炮?那种武器,会不会对地面环境造成长期的损害呢?就像旧世界的核子武器。”

莉沙笑着说:“太阳能和核能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没有放射性的,自然不会造成辐射恶果,你就尽管放心大胆的使用吧!当然了,炮击过后,地面会因高温融化变形,好像留下一个巨大的疮疤,然而现在的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还会在乎这点创伤吗?”

费文说:“那就这么办吧!”

莉沙又说:“其实卫星武器对地球造成的创伤,远不如你和清光之间即将展开的决斗所造成的恶果更严重。你们两个都是毁灭者,拥有着我无法测量的超时代力量,两位宇宙中的最强生物决战,其影响很可能破坏掉整个地球,这个问题,你可曾考虑过?”

费文略一思索,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干脆不在地球上决战了。”

莉沙大吃一惊,疑惑的问:“莫非你想……”

费文仰望天空,满天星辰似在呼唤他前去相会。从小,费文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夜晚晴朗的星空,记得在故乡,他经常一个人躺在山坡上仰望星空,看着瑰丽壮阔的宇宙,杳渺浪漫的银河,心中不由自主的充满了激情,充满对未知的好奇,对未来的憧憬……现在,他决定飞向星空最高处,用自己的双手去触摸真正的星辰,用自己的眼睛去鸟瞰这颗美丽而又灾难深重的星球。

“再见,莉沙,请祝我一路顺风。”

费文展开六扇元素羽翼,腾空飞翔,迎着满天星光飞上夜空的最高处。空气越来越稀薄,然而他并不在乎,他现在的体质,已经不需呼吸氧气来维持运作,在宇宙真空中同样可以自如的生存。

当他穿越大气层的时候,环绕在身体四周的元素结界与大气摩擦,发出火星,远远望去,彷佛一个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

展翅高飞,像鸟儿一样翱翔,费文不停的攀升,直到突破大气层,跃入宇宙空间。

他在月球轨道上停止飞行,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无尽的星海,而他出发的地球,变成了一颗硕大的蓝色圆球,绕着火热而巨大的太阳日夜不息的转动,人间的种种惨剧,魔族的倒行逆施,并没有干扰到日月星辰的运行规律,这,就是宇宙的法则,永恒的真理!

费文置身在宇宙空间,身体沿着月球轨道绕地旋转,这一刻,他彷佛也成为了一颗守卫地球的卫星,他地胸中激荡着来自宇宙的风。万丈豪情油然而生!

费文很快找到了希望卫星,那颗两千多年前发射到月球轨道上来的旧世界文明结晶,历久弥新,仍在稳定的工作着,外形恍若一只巨大的金属蝴蝶,展开四扇太阳能电池板,彷佛银光闪闪的美丽羽翼。

费文降落在卫星上头,将护肘与卫星的图像传输连接端口接通,地球上的立体图景。立刻清晰的呈现在他面前。

费文从卫星云图上定位灭核,扩大比例,一座凄凉地废墟逐渐展现在眼前,废墟中央搭建起无数密密麻麻的兵营。魔族的军队主要在这一带驻扎。

兵营中央是一座用彗星碎片建造起来的魔晶宫殿,魔族地统治者丁尔,此刻正在麾下将领的随侍之下端坐在王座上检阅军队。

从魔界彗星陨落至今,已经过去六十六天了。在这两个多月里。魔族四处出兵,洗劫人类,占领都

乎将劫后余生的人类屠杀殆尽。

魔族崇拜数字六。为了庆祝胜利,丁尔在入侵六十六天纪念日这天举行盛大的庆典。此刻,高踞王座上地他志得意满。一生的事业。至此达到顶峰。

对于未来。他仍有许多野心,可是并不知道。他的人生旅途已然悄悄落下帷幕。

“去吧,全人类的怨灵,带着你们地仇恨,消灭侵略者!”

费文吶喊着启动太阳能聚光炮,希望卫星的四扇金属板徐徐合拢,围成一支粗大的炮筒,白炽地能量聚集起来,喷射出去地剎那,炮口倏然炸亮,彷佛超新星爆发。

笔直地光束喷射出去,切穿大气层,精确击中魔晶宫殿。

光束彷佛从太阳的中央射下来,以丁尔地王座为圆心,波及面积广达方圆数十公里,白灼的光芒吞没了一切,没有预兆的灾难降临在魔族头顶。

丁尔和他的军队剎那间被蒸发了。

能量波动持续扩散,大地遭到清洗,整齐的下陷近百米深,地表的建筑和泥沙全部融为蒸汽……

炮火的能量扩散以后,现场一片死寂,赤红的岩盘裸出来,深坑里沸腾着熔岩。魔族侵略军在达到鼎盛的那一刻彻底消亡了,丁尔的宏图霸业烟消云散,连一根发丝也没剩下。

在这被太阳神惩罚过的土地上,只剩下一个生命讯号。

是清光,他苦苦追寻费文多日,却一直找不到他的下落,就在今天,他无意中发觉了时雨那强烈的生命讯号,赶到现场时,看到的却是魔族覆灭的惨相。

仇恨冲昏了他的头脑,竟然没有觉察到自己正一步步走向费文设下的圈套,迈向死亡的深渊。

他毫不在意魔族的死活,只想抓住时雨,将他撕得粉碎。

生命讯息来自天外,清光毫不犹豫的展开元素羽翼,冲天飞起,身形快逾流星,转眼间突破大气层,跃入宇宙空间。

彷佛命中注定,他一眼就看见了傲然伫立在卫星上的费文。他并没有以毁灭者的姿态出现,但是发出来的气势毫无疑问是属于时雨的,甚至……比他所熟知的那个时雨更强!

“时雨,我来了!”

清光没有迟疑,振翼飞向费文,双手凝聚六大元素能量,汇成一枚巨大的彩色圆球,猛然掷向卫星。

“清光,你的死期到了!”

费文展开元素羽翼,彩光流溢,恍若孔雀开屏,水、火、地、风、光、暗六大元素能量集中于交叉紧握的双掌之中,两相对消,转化成无比纯粹、无比强大的第七元素——无元素,人类特有的能量,故老相传,称之为“内力”!

“无限神威——”

费文吶喊着轰出这毁天灭地的一击,无元素冲击波自他向外推出的掌心喷射出去,恍若一支横穿宇宙的长枪,刺破清光的元素能量球,笔直的贯穿了他的胸膛,随之爆发开来,彷佛盛大的烟火在宇宙空间里绽放,清光带着不甘心的惨叫,化作一蓬粉尘,旋即被横扫而至的太阳风带走了。

一代强者,宇宙中最高等的生命,名为毁灭者的清光,就这样逝去了,带着他的野心和不甘,成为飘荡在真空里的星屑……

费文缓缓收拢六色羽翼,远眺炽热沸腾的大火球,那颗照耀人类、抚育生命的美丽而热情的大恒星,令他心怀激荡,不由得泪流满面。

太阳,照常升起。

新的一天,开始了。

他终于,终于战胜了强敌,同时也战胜了自卑软弱的心魔!

此时此刻,费文迫切想有人分享他幸福而自豪的心情,意念一动,百合和红莲的身影立刻浮现出来。

两女不用问就体会到他的心情,热泪盈眶的扑到他怀里,时而哭,时而笑。

费文搂着两位爱妻,遥望地球,那一抹悦目的蔚蓝,似乎遥远的呼唤着,邀请远方的游子返回故乡。

就在这时,卫星送来莉沙的话音:“恭喜你,费文,想不到这么顺利就完成了任务,战争已经结束了,请回来吧,我很想念你们。”

“是的,战争结束了……”费文百感交集的说。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找到你们的父母、亲眷以及里欧,此刻他们正在迷梦森林,等待着你们凯旋归来。”

“谢谢妳,莉沙,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费文紧握着红莲和百合的手,六目相视,苦尽甘来的幸福感在他们心间交换,不由得喜极而泣。

美丽的星海在他们面前静静流淌,费文想到在那饱经战乱戕害的地球上,父亲母亲、里欧和洁西卡正等待他们回归。他们这群人是人类最后的成员,肩负着复苏新文明的希望——就如同两千多年前,他们的祖辈所做的那样!

回家的路上,费文问红莲是否还记得,十三年前初次相会,他牵着她的手,在故乡的小山坡上看星星,私定终身。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有一个心愿,总有一天,要带着我的哭莲去看真正的星空!”

“你做到了,费文哥,”红莲含着眼泪,痴情的凝视着他:“那时候我不懂事,以为夫妻就是永远在一起玩的两个人,现在我懂了,我为童年时的勇气感到自豪,如果我那时候没有牢牢的抓住你,就不会有现在的幸福!”

“我真羡慕你们,费文哥、小莲,你们是最幸福的一对恋人,全宇宙的星辰都是你们的证婚人。”

“错了,百合,是『我们』,妳也是我最爱的人啊!”费文亲密的搂着百合的柳腰,柔情似水的说:“唱歌吧,我的百合,唱那支最动听的歌,想当年在灭核的剧场,妳一曲天籁深深打动了我的心,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再也离不开妳了。”

百合忍着感动的眼泪,深情的唱起那首即将被写入历史、化为永恒的歌儿——

“这也许只是我的幻想,是我心中美丽的梦想,可是,我仍希望能伴你身旁……我渴望得到你冷漠眼神下隐藏着的温柔,我渴望知道你心中所想,就让我融入你的心房……也曾经想要努力把你忘记,可是对你的思念随着我的每一个呼吸……”

歌声伴随着一行三人重返地球,随风而去,飘扬在大地上空,连同阳光雨,温暖滋润了每一颗渴望被爱、渴望幸福的心。(全书完)